欢迎来北京恒隆昌盛科技有限公司!

返回首页|联系我们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新闻信息 > 详细内容

防伪标识自身真伪难辨别

2017-06-30

  花五百元就能买到上万枚防伪标签,还能通过验证系统防伪标识,自身真伪难辨别
  防伪标识本是鉴别商品真伪的“试金石”,但如今却难保其自身的真实性。调查发现,今年以来,、、、等地查获多起通过假冒的防伪标识,制售假货的案件,涉案金额动辄逾亿元。  据了解,一些烟酒、日化领域的名牌产品成为假冒重灾区。在一些小作坊,假冒的防伪标识可以随便印制“论斤买卖”,其中不少难辨真伪。  防伪标识随便印制“论斤买卖”  警方近期破获一起特大制售假冒注册商品“海飞丝”洗发水案件,缴获假冒洗发水15万余瓶,涉案价值达12亿多元。  在案发的仓库看到,这些假冒洗发水的蓝色瓶盖上都贴有一个圆形的防伪标识,几乎和正品包装上的一模一样,肉眼很难辨别真伪。上面写着防伪查询的网址和查询电话,同时还有一组14位的序列号验证码。扫描假冒瓶上的条形码,不仅显示出商品简介等字样,还显示了其在电商平台的,与正规渠道的正品洗发水扫码结果完全相同。  除了上述案件,调查发现,今年以来,、、、等地也发现了多起制售假冒商品的案件,其中均涉及假冒防伪标识情节。  据一些办案人员介绍,在一些地方的,有些没有任何资质的小作坊,仅仅靠几台简陋的机器和几个工人就开工防伪标识。各类假冒名牌防伪标识随便印制、“论斤买卖”。  在郊区一处规模不大的印刷,发现,简陋的房里有几台设备正在印制防伪标签。这些防伪标签纸质单薄、图案模糊,但编码和查询一应俱全。业务员告诉,他们可以承接各种防伪标识,但需要签署一份免责协议。“我们只管,至于你怎么用、用到哪里与我们无关。”这位业务人员说。  防伪行业协会负责人介绍,当前,面上各类假冒防伪标识的十分猖獗。其中,烟酒、化妆品等高利润商品是假冒防伪标识的重灾区。一些不法商家“与时俱进”,不仅申请了400、800验证电话,还建立了专门配合防伪标识查询的网络系统,有些甚至印上“防伪协会监制”字样。  超5万家企业从事防伪印刷  调查发现,面上流通的这些假冒防伪标识几乎是公开交易。在一些电商平台,只要输入“防伪标签”等关键词,便能搜索数千家卖家提供防伪标识印制服务。的多家企业均表示,可以定制各种防伪标识,包括比较流行的“纤维防伪”“温变防伪”“滴水防伪”“微缩文字防伪”等。不少商家表示,只需花500元就能够提供上万枚定制标签。  尽管多数商家也声称,定制防伪标识需要查验企业相关资质、证照,但是,当表示无法提供相关材料时,多数商家表示,“没任何问题,只要资金提供到位,企业、商品名称可以随便印”。有些商家甚至现场传授造假技术:让客户将相关信息上传至由商家提供的查询系统中,这样,只要消费者登录并输入涂层里的验证码,查询的结果都会显示是真货。  据防伪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目前,由质检总局颁发的防伪产品许可证企业数量仅为300多家。但实际上,全国有超过5万家企业从事防伪印刷业务。业内人士认为,由于防伪标识企业参差不齐,特别是大量存在的处于监管盲区的小作坊,很多企业都竞相压价,放弃审核资质等底线,按照客户需求随意印刷。  泰宝防伪技术产品有限总经理田绍良表示,一方面,很多不具备资质的“小作坊”随便印制、肆意仿冒新的防伪技术;另一方面,部分具备许可资格的企业不按规范开展经营,从接单到出不审查客户资料、没有完整记录。这些都严重扰乱了行业秩序。“仅防伪技术侵权这一项,每年对我们企业造成的损失就达2000多万元。”田绍良说。  急需顶层设计填补法律漏洞  防伪标识是打击和防范假冒商品的重要手段,也是构建公众对商品信心的基础保障。业内专家认为,防伪标识的乱象,暴露了行业监管薄弱和法律约束不足。  调查发现,目前,我国涉及防伪行业监管的有质检、工商、公安等诸多部门,而现行管理依据仅有国家质检总局2002年发布的《产品防伪监督管理办法》,而且,这一管理办法也并不具备法律强制性。  业内人士介绍,在国际上,防伪产品属于构建社会诚信体系的特种技术产品,普遍由政府严格监管。有些国家防伪技术企业仅十几家,且都由政府监管并派遣驻代表,对企业防伪产品的合同进行监督,既能够查询到防伪产品流向,也能够查询到企业应用的是何种防伪技术。  防伪行业协会秘书长殷荣伍认为,当务之急是要加强顶层设计,尽快完善相关法律规定,让防伪技术应用“有法可依”,减少监管盲区。同时,在源头上对企业进行“闭环监管”,进行全流程的和流通监控,确保防伪产品的技术和品质安全。  综合新华社等报道  链接gt;gt;gt;  2015年知识产权保护满意度得分略有下降  4月26日是世界知识产权日,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调查课题组当天发布了2015年知识产权保护社会满意度调查报告。结果显示,2015年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社会满意度总体发展比较平稳,得分为6872分,略低于2014年071分。社会各界对知识产权执法工作评价最低。  该课题组由专利保护协会、中华商标协会、版权协会联合央视场研究股份有限组建,已是连续第四年开展此项调查。本次调查涵盖了全国范围内的知识产权权利人、社会公众、专业人士三类群体,样本共计12893个。  结果显示,各界人士对知识产权执法工作的评价依然最低,为6698分,比2014年提高了117分。这表明随着执法工作力度的加大,受访者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力度的认识开始发生积极变化,但执法工作依然薄弱,执法力度不足与保护诉求之间的矛盾仍然很明显。其中,人们对侵权现象严重、侵权损害赔偿的及时性、足额性的满意度明显偏低。  除执法工作外,与去年相比,社会各界对知识产权法律与政策满意度略有提升;对管理与服务满意度、宣传教育满意度得分均有较大程度的降低。这一定程度上说明社会对知识产权的需求日益增长,但还需进一步加强普法与教育方面的工作。  从受访人群看,专业人士满意度较知识产权权利人和社会公众稍高,但三类人群的满意度均有所降低。在权利人中,商标权权利人满意度明显低于专利权和著作权权利人,在民营企业、微型企业、制造业和影视出版广告业的商标权权利人中尤为突出。在社会公众中,越年轻、文化程度越高的受访者对知识产权保护工作的满意度越低。  课题组介绍,这项调查客观反映出目前我国知识产权保护的现状和问题,其结果已经成为全国打击侵犯知识产权和制售假冒商品工作绩效考核体系的一项重要指标。

COPYRIGHT  北京恒隆昌盛科技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信融科技